南阳地区汉代水利工程寻访考察图记(一)

公海赌船710

2018-02-11 23:12:23

南阳市文物保护志愿者协会 楚地汉风

南阳,古称宛,河南省辖市,位于河南省西南部、豫鄂陕三省交界地带,因地处伏牛山以南,汉水以北而得名。全市现辖 2 个行政区、4 个开发区、10 个县、1 个县级市。总面积66 万平方公里,是河南省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省辖市。

南阳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 3000 年的建城史,为楚汉文化的发源地。东汉时期为光武帝刘秀在此起兵,故有“南都”、“帝乡”之称。曾孕育出“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商圣”范蠡、“智圣”诸葛亮等历史名人。三国时期,南阳是诸葛亮躬耕隐居之地、刘备“三顾茅庐”发源地。南水北调,源起南阳。南阳是世界最大调水工程南水北调中线陶岔渠首枢纽工程所在地和重要的核心水源区。南阳为豫陕鄂区域性中心城市、河南省域次中心城市。豫西南政治、经济、文化、科教、交通、金融和商贸中心,城市规模位居河南第三。先后荣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中国月季之乡、中国十大最具创新力城市、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等荣誉称号。2014 年南阳入选首批“国家新能源示范城市”。

南阳郡系我国汉代著名大郡,辖区广阔,人口众多,沃野千里,气候特点决定了一年之中夏秋洪涝频仍,冬春干旱少雨。为解决旱涝问题,确保农业丰收,南阳的先民早在汉代就非常注兴修水利工程。他们充分利用南阳的地形和河流特点,打井灌溉,修筑陂堰,形成了独特的“长藤结瓜”式水利灌溉系统。其中,西汉南阳太守召信臣开凿陂堰数十个,总灌溉面积数万顷;东汉南阳太守杜对其加以修复,并新修一些水利工程,使得南阳水力设施更趋完备,促进了南阳农业经济的发展,带动了南阳的手工业、商业等行业空前繁荣,造就了汉时的南阳“富冠海内,”成为闻名全国的大都市。

据《汉书―循吏传》载:(召信臣)好为民兴利,务之富之,躬耕劝农,出入阡陌,……稀有安居,时行视郡中水泉,开通沟渎,起水门提阏凡数十处,以广灌溉.岁岁增加,多至三万顷,民得其利,蓄积有余。……郡中莫不耕嫁力田,百姓归之,户口增倍,吏民亲爱信臣,号之日“召父”。《后汉书―杜诗传》云:杜诗为南阳守,善于计略,省爱民役……修治陂池,广拓土田,郡内比室殷足。时人方于召信臣,故南阳为之语曰“前有召父.后有杜母”。据明《南阳嘉清府志》记载,仅召信臣在南阳兴修的水利工程有邓县的六门陂、钳

卢陂、下默河堰、三郎堰,南阳县的、马渡堰、上石堰、玉池堰,唐河县的黑龙堰、白马堰、豆城堰,新野县的沙堰等。这些水利设施的建设,为南阳汉代农业及其汉代以后农业的发展提供了水源保障。《中国水利史稿》对南阳汉代水利工程给予了高度评价:“南阳水利与都江堰、漳水十二渠媲美,实不为过。”这个工程曾被誉为我国古代三大灌区之一。

汉代水利工程,是汉代南阳主政者带领劳动人民所进行的伟大劳动创造,直至清代还在陆续发挥效用,泽被百姓数千年。至今,南阳境内还存在有不少汉代水利工程遗迹。把这一影响到南阳经济和历史文化地位的著名古代水利工程遗迹保护好、利用好,其价值雄厚,意义重大。

2017 年初,南阳市文保志愿者协会把南阳汉代水利工程遗迹的考察记录作为年度重点主题之一,在南阳市文物管理部门的指导和支持下,经过前期艰苦的文献梳理、资料汇总、队伍整合,制定了南阳汉代水利工程遗迹考察活动分阶段推进方案,为活动开展做好了较为扎实的准备。

7 月 22 日,大暑,中伏第一天。出于高温酷暑天气安全考虑,在南阳市文保志愿者协会主要负责人的大力支持下,协会骨干成员 “白河”、“汉风”、玉彬、中军等一行四人组成寻访小分队,轻车简从,协会年度主题――南阳汉代水利工程遗迹第一阶段考察活动正式开启。

第一阶段考察活动重点在宛城区和新野县区域展开,主要考察宛城区段马渡堰(召渠)和新野段召父渠的遗存现状,并进一步调查黄池陂、三泉陂等汉代水利工程中“堰”、“陂”、“堤”、“池”等古代灌溉网系。

召渠,古名棘水(即人力开挖的河渠),今名溧河,西汉南阳郡太守召信臣首创,经杜诗、杜预等历朝治水名臣动员百姓所开凿,是一条多渠首引水、非常庞杂的灌溉系统。该渠在南阳城东约 4 公里龙王庙的白河上筑坝引水,名马渡堰。干流经溧河店、张井、溧河铺等地到新野县城东南九姑庄又入白河。纵贯南阳、新野两县,长 80 公里,支流纵横交错,状如大树干枝。据新野县志记载,明代新野马之骏重建马渡堰石闸记:“溧之水源不详,其自白水分流于宛城之东南,以名其村曰溧河店者,此水之所以始也。溧蜿蜒而南,经郡络邑仍汇于白,以注之汉,惟昔召杜诸公引之,以资潴水之用,乃设堰而控,曰马渡堰者,邑……”显然,溧河具有自汉以来悠久的灌溉历史。

据《宋史》记载:“马渡堰在县东八里引水(今白河),宋至道元年(995 年)大理寺丞皇甫选,光禄寺臣何亮,奏言邓、许等七州有公私闲田,皆汉魏以来,召信臣、杜诗、杜预、邓艾等立制垦辟之地,内南阳界凿山开道,疏通河水。散入唐、邓,襄三州以灌田,又诸处陂塘防埭,大者长三十里至五十里,阔五丈至八丈,高一丈五尺至二丈。其沟渠大者长五十里,阔三丈至五丈,深一丈至一丈五尺,可行小舟,臣等舟行历览,若皆增筑陂堰,劳费颇甚,欲堤防未坏,可兴水利者先耕二万余顷。”。从这些记载看,召渠规模宏大,已达 13 余万公顷,在宋朝灌溉面积曾扩展到湖北境内。

上午七点,寻访小分队已经在白河之滨集合,从马渡堰的白河引水渠首(现红磨坊度假村南)出发,踏过早已深埋在马路

下面的溧河古桥,一路南行。 随着城市的发展,原来的溧河已经被林立的高楼所吞没,刺眼的夏日下古渠踪迹全无。向南 4公里左右,渐出闹市城区,马渡堰主渠又深埋在青纱帐中,偶尔跨过道路,些微的坑坡起伏恍惚有一些千年

古渠的踪迹。

进入宛城区黄台岗区域后,我们果断向西折行,进入明代藩王府的钦赐田,来到大夫庄,淙淙流淌了几千年的西溧河古渠支流恍如穿越千年的历史时空,终于向我们展现了容颜!

钦赐田段,古渠改换了容颜,以白桐干渠二分渠的崭新面貌出现。

大夫庄段,沟渠功能已废,但依然清晰保留着古堰陂的特征。

沿宛襄古道来到三十里屯(范蠡村)。顺道凭吊一下这位被世人誉为“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的南阳历史名人――商圣范蠡。《水经注・卷三十一》曰:“宛城南三十里,有一城甚卑小,相承名三公城,汉时邓禹等,归乡饯离处也。……城侧有范蠡祠。蠡,宛人,祠,即故宅也。”

可惜,范蠡祠的院门紧闭,守祠人不在,用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锁住了几千年风云变幻。院墙低矮,引颈向内而窥,满目杂草荒芜,断石几幢横卧,一株枯柏直刺苍穹。

驱车南行折向东去,黄台岗街西,溧河水一路欢歌,河道畅通,大树参天,景色十分养眼,难得一见的乡村风景。只是温度十分伤人,一行人赶紧拍张合影就钻回车内――热!热!!

溽暑难耐,几人商定后,放弃原定继续寻访马渡堰计划,驱车直奔新野沙堰古镇,开始寻访召父渠。新野沙堰镇作为著名的三国文化古镇,人文古迹众多,鹊尾坡、关宿桑、关羽提闸放水、徐庶回马荐诸葛,等等,就在这片土地发生过的耳熟能详的三国故事不胜枚举。所以,即使大热的天,顺便看看这些也是值得。当年就在这株参天的桑树下,关羽树下端坐一夜不眠,天明时待曹军正涉古U水,关公神力提起千斤重闸,数千曹兵顿时被淹的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古树历经一千多年风雨,依然枝繁叶茂,伸张巨臂,护佑一方。镇政府在它的荫蔽下应该有着更多、更为厚重的文化情结吧。

新野沙堰镇三国古树关宿桑

站在古镇西边老寨门前,记得 2 年前来时旁边还有一座满是用汉砖砌起的民房,如今已被一座新楼房取代。唏嘘中站立于古白河堤岸上,远望去即三国时的鹊尾坡古战场,夏蝉流火,仿佛是刀光剑影、战马嘶鸣……

眼前,一座残破的石桥横亘古河道,依然躬身担负着老白河两岸居民通行的职责,只见一辆轿车颤巍巍驶上桥面,隆隆去。青石板、古碑铺就的桥面扎扎作响。

这是一座命运多舛的清代石桥,多少次让我们心中悸动――又见古桥,您可安好?

去年曾有朋友提起这座古石桥被不法分子觊觎,被野蛮盗毁,呼吁相关政府部门采取措施进行必要保护。如今,石桥可安好?

急急奔去,如同急着见一位久违的老友。只是,眼前的情景让我们再次窒息、悲愤――

古石桥的惨状无法描述――

一遍又一遍轻轻摩挲,内心百味杂陈,久久无语――古桥,保重,保重!请自多保重!

终于来到了召父渠。

召父渠,亦称霞雾溪,为汉代南阳新野境内灌溉工程,渠首位于新野县沙堰西南、白河故道向西拐弯处。据载:“昔召信臣兴修水利,自厚庄望夫石之东开溪一道引白河水灌邑东花陂、土堰一带稻田,溪长六十里。”

寻找召父渠渠首过程中,由于记忆模糊,绕了个大圈,耽搁了不少时间,最后还是在南阳文化大观网齐英杰老师的电话指下,又从霞雾溪村西的李庄得到几位热心村民的指引,终于找到了渠首,并且非常幸运地在附近找到了数块当初拦河筑坝的大石(石门庭)。

召父渠的古白河引水渠首,渠深 5 米左右,被蓊郁的杂草树木覆盖,远观几乎无踪。

召父渠自渠首蜿蜒南下 5 公里至板桥桥铺邓禹故里,分为三支,西名兰草沟,东曰长湖沟,中为官渠沟,总长约 30 公里。故称“三泉陂”。汉光武中兴的云台二十八将之首邓禹也是这里走出去的农民娃。

烈日当空,浑汗如雨,不觉中已近黄昏。本次寻访暂告结束,待日继续推进。

再次感谢每一位关心、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的朋友!

再次感谢几位痴心守护历史文化遗产的同行兄弟!

文化守护,你我同行!